隔房窥春色士子动心

都市小说   2021-09-26   加入收藏夹




何芳,十九岁,这年高中毕业,因大专联考失败,羞见父母,乃留书离家,决意在台北市自行谋职,半工半读,准备明年再度叁加联考,非考上大专,决不返家。

他每天看报纸上的人事栏,去应徵多处,结果都失望了,後来只好屈就一家小文具店里当店具,月入仅有四百元,膳宿自理。

他租了一间小阁楼,每月一百元,早晨九时上班,夜里九时回家,生活异常刻苦,但夜里他还要温习功课,以备来年叁加联考。

阁楼下住着一对夫妇,丈夫是一家大饭店乐队的乐师,姓张,人都叫小张;太太是教芭蕾舞的舞师,两口子收入有限,但用钱挥霍惯了,以致到处欠债,为了现实生活所迫,现在也只好租住这一间只有三个榻榻米大小的地方来。

小张每晚至少要到一点多钟才回家,上午却蒙头睡大觉。太太白天上班教小女孩跳芭蕾舞,夜里回家,她原是舞女出身,因为小张是个小白脸,所以她爱他,两人搭得火热,便实行姘居,虽然小张月入不丰,她却甘心跟他吃苦。

但,她原是个淫荡的女人,自从何芳也租住这家屋子,见他长得十分清俊,比小张还要美得多,身体也棒得多,便对他十分倾心!

有一次,何芳在洗澡,她无意中从外面经过,见有一线灯光外射,忽然动起淫心,正如一般男人喜欢看女人的裸浴一样,她偷偷地向里面窥视一下,谁知不看犹可,一看之下,她简直身子都酥了。

原来何芳在校时喜爱体育,因此功课虽然差,身体却锻炼得非常棒!宽肩厚背,大腿又圆又大,这时浑身都是肥皂的泡沫,那两胯间一根粗壮的阳具正坚挺着,周围黑黑的阴毛也濡湿着许多泡沫。

何芳正在用手抹擦那根粗大的阳具,忽而抹擦龟头,忽而用力搓那阳具,动一下,那东西挺一下, 看得这小妇人身子发麻,两足发软,简直人都要软瘫下去。

这时有人走近,她恐怕被人发现羞死人,急忙强自镇定着走回房去。

她躺在床上,不免胡思乱想起来,心忖何芳不但人比小张俊俏得多,那东西更料不到有那麽粗大,竟比小张粗大了三分之一以上,如果把那东西插在自己的阴户里去,那自己真够销魂的!想到此,不觉淫液渐渐由阴户里涌出,下面湿黏黏一片,用手抵着阴户,尽力摩擦一会,才把淫兴强行抑住。

从那晚起,她简直把何芳想得要死,一颗向小张的心全移向何芳身上去了,只是何芳丝毫都不晓得,他因为这次联考失败,甚感失志,所以发愤读书,日里上班,夜里还要苦读到深夜,对於别人很少注意,全不晓得自己已经被一个妖娆的女人看上了,正在打他的主意呢!

那个淫荡的小妇人决心想要勾搭何芳,每当何芳上班下班时,总刻意的打扮着向他飞眼送媚,可是何芳以为她已经是人家的太太了,所以并未认为她是在向他调情;虽然都是房客,熟了,难免彼此相遇时点头表示招呼,但他总是一派正经的,使得小妇人深感十分懊恼!

她想:确道自己现在已失去狐媚的能力,诱惑不了男人?她从镜子里照照自己的容颜,她想仍然发着青春的光彩;脱去衣衫,只见镜子里浑圆白嫩的臂腿,胸前两块高耸的乳峰,全身曲线玲珑,十足具有对男人的诱惑力,为什麽竟不能勾动那心上的人?她深思不解。

然而,她是个自信力很强的女人,她相信只要她略施手段,没有一个男人会不上勾的。她想定了一个主意,即使是一个金刚罗汉也要为她动情的。

自此以後,每夜小张和她性交时,她总故意娇声浪谑,而且声浪愈来愈高,在她的心意,要藉此勾动何芳的淫心,而在小张呢?他听到太太如此娇声浪谑,这正表示性爱的高潮,情感与性欲已达到奈何天的境界,也正以表示他的性能力的高强,因此更加十分卖力,不顾命的用劲抽送,藉以博得太太的欢心。

有天夜里,何芳因尿急深夜醒来,忽听到一种奇异的声浪传入耳鼓,不由得注意细听,一听之下,已经知道是什麽回事了,心想一定是楼下那一对夫妇正在敦伦,他原想下楼去小便,正起床来,见地板上漏出一线灯光,心想从灯光处看下去,一定可以发现奇景。

於是便蹑手蹑脚的下床来,将身子伏在地板上向灯光射出之处向下窥视,刚好正看到小张夫妇在玩着把戏,只见两夫妇都脱得一丝不挂,小妇人仰卧在塌塌米上,屁股上用两只枕头垫得高高的,小张跪着,用两只手摩挲着张太太像羊脂白玉般的双股,然後用手指摩弄阴户,左右手指分开那润湿的大阴唇,似乎要窥探那阴户有多深!

何芳从没有见过女人的阴户,这回能够看得清清楚楚,不由一阵迷惘,跃跃欲试的自己的阳具不觉也勃挺起来,硬绑绑的。

他再注意窥探下面的动作,只见小张在恣意摩弄了桃源洞之後,又用手指塞到里面去一进一出地揉擦着。

小妇人嗲声嗲气地娇喊着说:「够了吧!你看了半天,到底看些什麽,每回每次都要看,难道还看不够!」

小张低声地说:「心肝,这是奶自己看不到的缘故,里面奇景真是人世间罕见的哩!我真奇怪奶里面好像有一种磁力会吸吮我那个东西,我总想看个究竟,那是怎样构造的?洞里的幽秘,俗眼看不出,只有像我这样的慧眼,才能窥悉其中的奥秘,那真是妙不可言的东西,每一个人都要生在这洞里,死在这洞里,这是生死的大道,不但百看不厌,而且要穷生命之力来研究它才行哩!」

只听那小妇人气咻咻的道:「你这吹喇叭的,只懂得瞎吹,你又不是哲学家,吹什麽生死的大道,我不要什麽大道不大道,只要你那根又粗又壮的东西塞在我那里面,使我快活,我就感激你、爱你,情愿把心肝都给你了。」

原来小妇人的话是对着何芳说的。

她从那次发现至实似的偷看到他那根大鸡巴後,决心要撩拨他,所以每次性交都浪声娇谑,并且注意上面的动静。她是有心人,而且是仰卧着,所以即使何芳是蹑手蹑脚地伏在地板上,她已经觉察到了。

但是小张以为太太是欣赏他那根鸡巴,心里很觉高兴!

他却故意的卖弄说:「心肝,奶既然不顾意听我所说的生死大道,奶只要我这根大鸡巴,我只有请我的大鸡巴将军跟你讲大道理了。」说着,小张把他的阳物亮出来,用两手摩弄一下,犹如一尊高射炮般向上方架着。

何芳在上面一看,觉得那家伙虽不及自己壮大,却也坚挺有力。

只听那小张说:「现在奶来摸摸看,它够不够跟你讲大道理?」说着,拉着太太的纤手来摩弄它。

小妇人的纤手握着那坚硬的阳具,摩挲一会,不经意地说:「你这家伙虽然不错,却也只够讲些小道理,讲大道理还不够资格呢!」

「好吧,奶不要嘴硬,等会看奶叫死叫活的,那时侯奶才认识我这宝贝是够资格的哩。」

他不服气的说着,接着,他把她的双腿向上一推,把身子压在小妇人身上,小妇人的两只脚便自动的勾起来,然後小张把那坚挺的阳具对正小妇人的阴户,他却卖关子似的故意不插进去,双手摩弄着小妇人高耸的乳峰,和她接吻,吮吸她的舌头,直吸得小妇人透不过气来。

然後又吮吸那红红的一点乳头,使得小妇人骚劲大发,淫水直流,娇嗔浪气地骂道:「你这捉狭鬼,为什麽不快点,却故意撩拨我难挨难忍,你不快点把它插进去,我就要咬你了!」

看一看小妇人真的难熬难忍了,便讨好地说:「心肝、宝贝、女王,奶的命令我一定遵从,只是我那家伙极为愚蠢,奶却要原谅它的放肆啊!」

说着,用手分开她的大阴唇,那根坚挺有力蓄劲待发的阳物,喀 一声,一下通到底去,直抵花心,只听妇人嗳啊一声,不禁娇声浪谑起来,小张也就紧着极力抽送,一抽一送,啧啧有声,那妇人把两只脚举的更高,屁股也更跷起来,下面淫液横溢┅

小张气喘吁吁地:「心肝,奶快活不!」

那小妇人也气促而且断断续续地说道:「你┅还┅不┅错┅倒┅把┅我┅弄得┅很┅很┅快活┅」

小张一听小妇人这样赞美,更加卖劲地尽力抽送,然後又喘息如牛地说:「心肝,奶现在┅承认┅我┅那┅家伙┅有┅资格┅跟┅奶┅讲┅大┅道┅理了吗?┅」

那小妇人确也够受用了,但是淫心正炽,还需要小张继续为她卖力,自然不能给他最高的赞赏,何况她心里还在记挂上面那一位,她要把最高的赞美留给将来的心上人,所以虽然小张很卖力,她却只是气吁吁地说:「我┅的┅好人┅哪┅我┅承认┅你┅那┅东西┅够┅资格┅讲┅一些┅小道里┅啦┅」

那小张听她还只承认他有资格讲小道理,不觉恼羞成怒。